您的位置:主页 > 中变合击传奇 >
中变合击传奇

娱美德“传奇”之战再下一城恺英网络《王者传

2020-01-11作者:admin来源:未知次阅读

  随着整个游戏行业知识产权的强化,持续多年的“传奇”侵权纠纷也开始陆续“水落石出”。特别是到了年底,法院对众多“传奇”纠纷集中进行宣判,似有一举解决旷日持久的“传奇”纠纷的态势。

  2019年12月27日,上海市普陀区做出一审判决,宣判恺英网络的手机游戏《王者传奇》娱美德《传奇》的著作权,并构成虚假宣传不正当竞争,要求其立即停止侵权行为。法院同时要求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2500万元,合理费用25万元。

  这是继12月20日,《传奇》版权方娱美德在上海知识产权法院赢得4起胜诉之后,迎来的又一场“传奇”纠纷的胜利。这也是继三七互娱《传奇霸业页游》、《传奇霸业手游》被判侵权后,又一款重量级游戏产品被判《传奇》著作权。而这次涉案的,则是最近不断的上市公司恺英网络。

  《王者传奇》是一款由恺英网络的子公司浙江盛和开发,恺英网络运营的手机游戏。该游戏于2017年4月开始上线运营,上线不久月流水即破亿,当时甚至称其“暴击”了整个行业。但作为典型的“传奇”产品,恺英网络却并没有获得《传奇》正版授权,而是选择了“裸奔”。2017年8月,娱美德便将恺英网络及其子公司浙江欢游、浙江盛和、上海欣烁告上法庭,《王者传奇》《传奇》著作权,并构成虚假宣传不正当竞争。

  对于这次法院的判决结果,娱美德表示:“法院明确确认了侵权事实,做出的判决,其本身就具有非常大的意义。”而对于赔偿金额,则表示:“对于更加准确的赔偿金额,我们将通过其他的诉讼继续追讨。”

  据悉,恺英网络和娱美德的“传奇”侵权诉讼,远不止《王者传奇》一款。恺英网络旗下知名的“传奇”产品悉数受到娱美德起诉,《王者传奇》仅仅是众多诉讼案中第一个被判侵权的产品,而剩下的诉讼预计也将在不久的将来陆续得到宣判。恺英网络与娱美德就“传奇”的纠纷开始于2016年。

  2016年10月25日,娱美德与恺英网络的子公司浙江欢游签订两份授权协议,娱美德分别授权浙江欢游及其关联公司开发运营基于《传奇》IP的两款手机游戏和三款网页游戏。根据恺英网络当时发布的公告,这两个授权协议涉及金额约1.19亿和1.79亿人民币的预付分成款,总金额近3个亿。

  据悉,恺英网络当时签订授权合同,正是为了给正在运营的网页游戏《蓝月传奇》拿到正版授权,而授权合同中明确将《蓝月传奇》作为五款授权产品当中的第一款。《蓝月传奇》当年月流水超2亿,成为页业现象级产品,击败长期页游排名第一的《传奇霸业》,成为页业的一哥。但在《蓝月传奇》空前盛况的背后,恺英却选择了回避授权协议的履行,了给预付分成费的支付。在多重交涉结果无效的情况下,娱美德在2017年初就授权合同的纠纷,向新加坡国际仲裁庭申请仲裁。

  在漫长的国际仲裁审理过程中,恺英网络又陆续上线多款“传奇”产品,包括《蓝月传奇》手游版、《王者传奇》等,而《王者传奇》是恺英后续上线的“传奇”产品中最为成功的一款。娱美德随即在中国的法院也陆续对恺英运营的“传奇”产品提起诉讼。由腾讯公司独家代理运营的《蓝月传奇》手游在2019年3月在腾讯平台进行删档测试后,于4月29日即遭杭州市中级裁定,真可谓出师未捷先折戟!

  2019年5月25日,恺英网络发布公告,公示了新加坡仲裁的最终判决结果。根据公告内容,浙江欢游被判违约,要求赔偿娱美德总计约4.8亿元人民币。而据内部人士透露,娱美德在仲裁过程中向仲裁庭提交恺英网络五款“传奇”产品的侵权材料,并请求仲裁庭作出侵权并赔偿裁决。这五款产品包括《王者传奇》、《斩龙传奇》、《传奇盛世》、《梁山传奇》、《传奇世界》。而仲裁庭则认为,仲裁的管辖权限于合同纠纷,除了《蓝月传奇》页游,其他五款均应视为侵权纠纷,应由中国的法院管辖,从而仅对《蓝月传奇》页游作出裁决。如果仲裁庭对其他这五款产品作出裁决的话,可以预见其赔偿规模将是天文数字了。据悉这五款产品的侵权诉讼正在国内审理当中,而对《王者传奇》这次的侵权判决,紧随新加坡国际仲裁裁决,其结果也应是意料之中的。

  除了国内的侵权诉讼和已经裁决的浙江欢游的新加坡仲裁之外,恺英网络收购不久的浙江九翎还牵涉两起“传奇”侵权纠纷的仲裁案,一起是就《传奇来了》在新加坡国际仲裁庭进行的合同纠纷案,另一起是就《龙城战歌》在韩国商事仲裁院进行的合同纠纷案。该两起仲裁案都是去年由传奇IP(娱美德)提起,目前也都在审理当中。根据恺英网络的公告透露的信息来看,都是牵涉到分成费的支付,而想到《传奇来了》过亿的月流水,加上其在H5游戏当中的标杆性地位,支付分成费的动机也让人不可思议。这两起仲裁案的内容,基本与浙江欢游的仲裁案一致,对于恺英来说,结果不容乐观。

  而恺英网络最近对《龙城战歌》的仲裁案最新进展做了披露。根据12月20日晚间恺英发的公告,传奇IP(娱美德)在仲裁庭要求浙江九翎赔偿76.62亿元人民币,第二天恺英股价问询触底,形成“一字”板跌停。恺英在随后的12月28日又出公告,称收到韩国商事仲裁院的部分裁决,因浙江九翎支付预付仲裁费,“韩国商事仲裁院仲裁规则”的支付预付仲裁费的义务,要求浙江九翎立即给传奇IP支付该费用,金额约135万人民币。支付仲裁费是恺英已经认定必败无疑,破罐子破摔?这样的操作实在是让人疑惑。

  “大家好,我是渣渣辉!”这一句耳熟能详的广告词,从2017年开始席卷,成为经典的营销案例,张家辉则因为其蹩脚的普通话意外成为网红。这一营销所推广的产品正是《贪玩蓝月》。据了解,《贪玩蓝月》其实并非单款产品,而网页版其实是《蓝月传奇》页游,而手游版正是《王者传奇》手游,均是恺英的子公司浙江盛和开发。这样一款名声大噪,其营销模式被纷纷效仿的产品,竟然是侵权产品,这让整个行业弥足尴尬。辛辛苦苦打造的“贪玩蓝月”的品牌将何去何从,也令人关注。

  反观恺英网络,今年可谓流年不利,不断。包括控股股东、董事长在内的高管陆续被机关或接受调查,恺英的高层大换血。而在如此动荡的局面中又迎来诉讼仲裁的败诉赔偿结果。与恺英陷入侵权纠纷的,其实并非娱美德一家。根据5月份恺英发布的公告,其运营的手机游戏《阿拉德之怒》因腾讯运营的知名网络游戏《地下城与勇士》著作权,而被法院判决立即停止运营,并赔偿5000万元。恺英网络这种为数众多的侵权行为,一直遭业内的诟病,而恺英网络的市值也从2015年的最高点451亿跌倒目前的56亿,几乎蒸发了400亿。

  盗版抄袭一直被称为游戏行业的“原罪”,游戏行业也成为知识产权侵权的重灾区。但随着整个行业的成熟,各种法律法规逐步完善,知识产权的成为大势所趋。当年那种不管白猫黑猫,先抢占市场赚钱,其他问题再论的粗放运作模式已经越来越与时代不符,而知识产权的永远是这个行业不应击穿的底线。恺英的教训让我们看到只顾眼前利益和经济收入而铤而走险带来的巨大风险以及由此尝到的苦果是怎样的苦涩难咽。

  如同张敬轩所说,传奇的PK一直都是它的精髓。市面上不论出现再多同类的私服、页游和端游以及手游,无一例外都是围绕着《热血传奇》的PK来制作的。“为什么你一看到某款游。

娱美德“传奇”之战再下一城恺英网络《王者传 相关的内容:

关于 娱美德“传奇”之战再下一城恺英网络《王者传 的评论